当前位置:主页 > bet36体育在线官网 > 正文

唐朝白云:与处所视域割不绝情缘的诗人

时间:2019-05-03 17:01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shuai

核心提示

唐朝白云:与地方视域割不断情缘的诗人...

­  这些年,唐朝白云笔下与“濉溪”有关的地区性光景人情几回在各大诗歌刊物、诗歌网站和微信平台表态,作为一个已到了“知天命”份上的诗人,凡尘巷尾也好,空谷仙境也罢,或云雾升腾,或灰尘飞扬,或独当一面,或稠浊俗务,一切的一切正如“夕阳蹲坐在山岭上/两眼紧闭”,又像是“放下泰山的重,放下鸿毛的轻”,抑或是“度量天光云影,潺潺地汇入濉溪”。果不其然,眼下,他“越来越喜欢上一只陶罐”了!

原标题:唐朝白云:与处所视域割不绝情缘的诗人

­  是呀,像血脉一样流淌在唐朝白云心里的濉溪及其相关的光景,对付诗人的写作而言,它既不是家产革命的“技能品”,也不是后现代的“奢侈品”,更不是当下的“时尚品”,而是他的生命与精力的“脉冲”,是他苦苦寻找的富厚性、源头性和充沛性的“血脉”。以他最具代表性的《像濉溪一样,我坦然地……》为例,这首诗就是他表示处所视域的作品中最好的代表作:“逆流而上,我坦然地躺下/躺成一块石头或一截木头/躺成一段陈年旧事/像濉溪一样,放下白日的白与黑夜的黑/放下海鸥的呼叫和蔚蓝的寂寞。”简直,濉溪,只不外是与诗人唐朝白云血脉相连的小小的、不知名的溪流,可是在诗人的“地区空间”里,他心中的濉溪就像是“一段陈年旧事”,甚至于:“像濉溪一样,我五体投地/放——下——/放下泰山的重,放下鸿毛的轻”。此时,诗人已从“空间地区”转换成“心理时长”并得到富足、宽广的“精力边境”。这样的转换效应并非只是诗歌能力上的“参数”,而是诗歌精力规模的“心象数值”。这就应验了处所视域是一个由地区空间到心理时长再到精力边境积淀而成的“宿命”与“精力”景观,而非“时尚”和“先锋”的诗歌“地区参数”。

­  当下不少诗歌理论家在谈及全球语境与处所视域的干系时,更多强调全球语境与处所视域、小我私家写作的告急干系,而忽略了像唐朝白云《像濉溪一样,我坦然地……》这样善于从处所视域中寻找与全球语境那种“精力同类”富厚性的对象。关于处所视域,在唐朝白云看来,它既有传统意义的存在、现代意味的存在,尚有汗青意识的存在、当下形态的存在。《像濉溪一样,我坦然地……》这首诗正是在这多重意义中捕获像濉溪这样的地区“存在感”。有意思的是,诗人在捕获这一系列濉溪“存在感”进程中,没有刻板地去划清“濉溪”那些多重意义其自身内涵的“划定性”,而是将“濉溪”多重意义的“交错性”给以完整的、多条理地浮现出来。好比,“躺下,坦然地/躺倒在群山的脚下/躺倒在都市和村子糊口的低处”。在这里,“濉溪”是传统意义的溪流,而“像濉溪一样,我四脚朝天地躺下——/躺成先辈的墓碑,躺成下一个世纪的路标”则是汗青意识的溪流,至于“像濉溪一样,放下白日的白与黑夜的黑/放下海鸥的呼叫和蔚蓝的寂寞”就把濉溪在传统意义上的现代意味交错表达得极尽描述。由此可以揣度,诗人就是想借“濉溪”给人多重意义的贯通,即要领略已往(传统、汗青)的已往性,还要领略已往(传统、汗青)的此刻性和未知性,这样才气最敏锐地意识到自身在时间中的职位,本身与当下的干系。所以才有“像濉溪一样,我五体投地/放——下——/放下泰山的重,放下鸿毛的轻”的出色水平。可以必定,只要有了这个全球语境这样一种普世情怀的富厚性,像以“濉溪”这样作为精力趋向的处所视域才不至于被“标签化”。由此可见,《像濉溪一样,我坦然地……》既没有一味在“濉溪”这一个处所视域中停留,也没有一味沉浸于“濉溪”驳杂的陈年理趣,而是将“濉溪”的情结属性、自然属性、象征属性交融意会,正如唐朝白云钟情于“我斜躺在沙发上,不代表我很简朴”那样,诗人所认定的“濉溪”,既是诗歌永恒的秘境,又是诗人永远的“情结”:剪不绝,理还乱!(卢辉

­  很显然,像唐朝白云这样与处所视域有着割不绝情缘的诗人,寻求的不只仅是处所视域里的风光,而是借处所光景铸就其心田的强大。在我看来,唐朝白云所看重的“濉溪”,储藏着他“风清骨峻”的审美追求,寄寓着他“韵外之致”的艺术趣味,代表着他“天籁本色”的创作抱负,更有甚者,我看出了他积极想规复华文化的诗义权限,而这个权限的凝集缘于他那一股“接地气”的汉字风骨。这几年,唐朝白云的诗一路走来,他可以或许腰杆子粗,底气足,跟他认当真真的“接地气”有关,诗歌要接什么样的“地气”,诗人自有招数,不外,按我的调查,唐朝白云的“地气”有二:一是根植于五脏六腑、潜行于七经八脉之“地缘”,正是这生他养他、熟烂于心的、像濉溪这样“地缘”的渗透,使他的诗歌写作有了这些“当我用老花镜照亮,用手杖当鱼竿/一波三折地从我身体里钓出濉溪的源头”的妙句;二是披发萝卜青菜的馊味、映着黑脸的稀粥之“人缘”,正是这些土得掉渣的人取走他身体里的暗中,使唐朝白云的诗有了让“月亮和星星玉山颓倒”的乡土英气。按这样的“接地气”,按这样人缘、地缘的“错落”与“融通”,唐朝白云的诗便有了上下阁下“通揽”、四面八方“通达”的走势,这无疑是个好趋势!